首 页 普通话 司法考试 教师资格 人力资源 心理咨询 导游资格

心理咨询

大连:网曝曹氏黑金家族的敛财术

发布日期:2022-03-30 21:29   来源:未知   阅读:

  涉案金额高达数亿元,被控告的案例上百个,受害人个个陷入绝境,大连黑金家族为何猖狂如此之久?曹某家族于1998年左右即以放“高利贷”为业,为摄取高额利润,规避法律风险,要求借款人与其签订虚假的“租赁合同”和“房产转让合同”等,以达到收取高于本金三倍以上的利润,还勾结个别坏种法官为其背书、为其站台,为其撑伞,从而敛取黑财。

  安邦公司本是一家正常经营发展很好的房地产开发企业,与大连万腾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腾公司”,原名大连三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为合作单位。2014年9月19日,万腾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蔡万柱(蔡万柱同时也是大连东置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股东及法定代表人)因其经营的两公司投资开发安波养老项目,缺少资金,向曹某借款2000万元,口头约定借款本金2000万元,期限5个月,利息共332万元(砍头息),但曹某等人利用借款人已投资项目急于用款的心理,为逃避法律对高利贷的限制,要求与借款人签订房屋转让协议,并欺骗担保人(安邦公司)在协议上签字盖章。同时,他还要求蔡万柱及其公司与其儿媳刘梦媛签订虚假《房屋转让协议》,要求蔡万柱及其公司向安邦公司出具书面承诺,确认《房屋转让协议》实为其向曹某借款,美名其曰“房屋转让”。

  其时,协议约定,安邦公司仅在确实需要办理房屋过户时协助,除此以外不承担任何责任。其次,《房屋转让协议》中约定了借款人万腾公司退还转让款人民币2000万元及利息,利息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计付,同时亦约定违约金为日万分之六。同日又签订了另一份虚假《借款合同》,约定刘梦媛向万腾公司、蔡万柱、东置苑公司出借现金332万元,约定利息为日千分之二,值得提醒的是,此为利息计算复利,借款年利率高达73%。

  同时,值得注意的是,此借款332万元实为前述借款本金2000万元的砍头利息,刘梦媛以提现金332万元为名,实际并未将此款交付借款人,其将该款几经转账,最终又转回至其个人账户内。

  二份合同于同一天签订,该332万元借款合同并未实际交付款项,但后来刘梦媛却以上述两份假合同起诉,大连市中山区人民法院及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案件进行审理时罔顾事实及证据,判决其胜诉,从而充当了曹某、刘梦媛等人以虚假诉讼的“保护伞”。

  在另一个虚假案件中,万腾公司已提供充分的银行转账证据,证实出借人刘梦媛并未实际交付借款332万元,仅通过账户周转,最终此332万元又回到刘梦媛本人账户,但法院却无任何正当理由而对此证据不予采信,从而导致一个事实出现了两个相同的判决结果,万腾公司等受害人重复向曹某等人支付高额利息、复利。

  尤为奇葩的是,刘梦媛本为无业人员,2014年9月突然出资2000万元购买借款人蔡万柱77套房产(总建筑面积5527平方米),该房产市场价格为8600元/平方米以上,而合同中约定房产价格仅为3618元/平方米,此价格低于建筑成本,而法院对一切视而不见。

  其次,在《房屋转让合同》诉讼中,借款人万腾公司、东置苑公司与蔡万柱均明确表示该款名为“购房款”,实为“借款”,蔡万柱提供了其与曹某的通话录音证据,安邦公司亦提供了蔡万柱向安邦公司出具的承诺书,但法院审理中却完全忽视此节事实,仍以房产转让合同认定,作出判决。

  再次,《房屋转让合同》中仅约定安邦公司承担保证无条件配合办理房屋过户的相关手续的保证责任,但是判决中却判令安邦公司承担连带责任,从而使安邦遭受巨额经济损失。

  再者、此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对债务人蔡万柱及万腾公司、东置苑公司的资产均不予执行,却查封了安邦公司上亿元资产,低价处置了安邦公司房产,而刘梦媛等人从安邦公司执行到的资产市值已超过6000万元,甚至疯狂查封拍卖安邦公司名下已租售给老百姓或者属于联建方的财产以及物业用房等,造成安邦公司直接、间接经济损失数亿,现安邦公司已无力经营、37名员工亦解散,负责人蔡万柱身心憔悴于2016年底驾车出车祸蹊跷死亡。

  名为借款,实为套路贷。实际借款500万元,强制执行2018万余元,还要继续执行2000多万元,这还有天理吗?

  2007年12月,大连安泰到庄河买地开发楼盘,曹某以投资的名义借给其司500万。几天后,他要求退还“投资款”,并告之他投的500万元要么还钱,要么给他房子,多给个百八十万房子就行。

  而后他又找到该司,说他为了“投资”这500万元的事吃不好、睡不好,要求该司给他出个保证500万资金安全的手续,如不同意,他就要该司无法办公。在他的威逼下,该司在他虚构的《租赁协议》上签字盖章。该司按照与曹某的口头约定,于2009年至2012年期间给付其15套房屋,作价共629万元,至此已偿付其全部借款本金500万及利息。

  但是,曹又于2015年以《租赁协议》为依据提起诉讼,大连市中山区法院的个别法官妄顾事实,判令该司按《租赁协议》约定判令:

  1、大连建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庄德勇共同返还曹某500万元(已支付的本息629万元被变作租金),给付其2013年11月前租金2955974元;2013年12月1日至2014年4月14日租金577125元;及自2014年4月15日其至500万元还清之日按每日4275元计算的租金。2、判令该司、大连建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庄德勇自2013年12月1日起至付清日止,按银行贷款利率二倍向曹某支付2955974元的违约金,按照判决结果计算,年利率已高达110%;且该司根本无法还清此债务;目前,该借款500万元,已被曹某假借租赁合同名义强制执行了2018万余元,还要继续执行2000多万元。

  其次,该公司还曾向其借款300万,判决变成了借款530万,具体原因是,2012年1月20日,因该司急需资金过渡,曹某答应向该司出借本金500万元,期限3个月,日利率3.5%。曹先让安泰公司和公司会计郑世武向他出具一份借款本金为500万元的和一张借款本金为30万元的借条,借条签订后,曹某实际给付的借款仅有300万元。大连市中山区法院法官同样无视该司提供的证据及客观诉求,完全按借条认定借款数额,致使该公司背付巨额非法债务、偿还巨额非法利息。

  据了解,该公司原有员工2000多人,公司下设十几个项目部,年产值10多亿元,向国家上缴税费数千万元。自从该司与曹借款以后,经过曹的一番折腾,该司逐渐走向末路,员工开不出工资,目前公司只剩下3位员工,濒临倒闭。

  没有最奇葩,只有更奇葩!大连君发混凝土有限公司借款500万、买卖700万,拿走4200万,还要申请执行4000多万,还有比这更奇葩的吗?

  2011年5月17日,韩建虎经营的大连君发混凝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君发公司”)急需资金周转,通过杨风英的朋友吕红旗,找到了曹某,向其借款500万元。

  曹某同意借款,但当天没有给他,而是叫他买他一批钢管及配件,共计1480万,叫他等政府动迁款到了再给他。为了借钱用,韩建虎答应签了。本该签买卖协议,他却叫韩建虎签转让和租赁协议,1480万每天利息16491元,达到年利率40%。事后清点料时,他发现全是旧料,仅值700万左右。直到第二天他才把500万借给他,但这500万也不是不让其签借款协议,而是签租赁协议,当时他们要签借款他不同意,对他说对外都是这样签的合同,500万每天发生利息5571元,年利率40%。由于当时急需用钱,无奈之下,韩建虎分别在2011年5月17日和5月18日在《转让协议》和两份《租赁协议》协议上签了字。

  2011年8月25日,由于他的动迁补偿款迟迟未下来,导致他无法在约定日期支付货款和偿还借款。于是,他提出解除《转让协议》,但遭到曹某的拒绝,迫使他继续履行两份所谓的“租赁合同”,给付其巨额利息。

  为尽早摆脱曹某的无理纠缠,他只能不停地筹钱还钱,于2012年将六套房屋作价525万元和700万支票抵顶给曹某,但他却说这些钱还利息都不够了。

  2013年4月16日,曹某知道他动迁款来了,将其告上法院,起诉金额高达4900余万,以诉讼为手段逼迫其还钱,还胁迫杨风英加入为该笔款项做担保,扬言如不还钱,就要强制拍卖他的工厂,截至目前,他已给付曹某4,281万元,而后曹某又申请法院强制执行他4200余万元。无底洞式还款让韩建虎精疲力尽,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原本经营良好的企业朝不保夕,随时都有被查封、被强制拍卖的危险。

  安厦(大连)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厦公司”)本为案外关联受害人,因安邦公司与刘梦媛的案件,无故被查封并欲拍卖房产价值上亿元,具体事由是,2007年,安邦公司通过摘牌的方式取得位于大连市甘井子区棚户区A3区居住项目的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2009年11月30日,案外受害人安厦公司与安邦公司签订了《联建协议》,约定以安邦公司名义办理开发手续,安厦公司实际投资并组建施工。该《联建协议》于2020年4月24日经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9)辽02民初1893号】判定合法有效,并判定15套房屋分别办理到购房人名下,从而解决了此15套业主的群访群诉,维护了社会和谐稳定。

  而同一联建项目因安邦公司与刘梦媛的案件,于2020年12月21日,被刘梦媛申请查封拍卖,因安厦公司提出异议,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20)辽02民初1215号】判定于不得执行拍卖,刘梦媛上诉,此案至今未决。

  2021年5月4日,刘梦媛再次因其与安邦公司等公司之间案件,申请法院作出(2021)辽02执恢145号的执行裁定书,对安厦公司全额投资、建设并享有所有权的共27套房屋进行查封并强制拍卖,此举严重侵害了案外人的合法权益,故该案外人强烈要求中止对案涉房屋的执行“同时,还要求将此案移交到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立案处理。

  于功军控制的大连轩宇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与曹某实际控制的大连诚和钢模租赁有限公司签订了“模板租赁协议”,在曹某的下套之下,把不应欠款的案子做成了欠款百万。据悉,曹某的律师徐力、孙喜亭亲口告诉他,现在已是欠款上千万,以上案例,枚不胜举。

  曹某的黑金家族严重破坏了市场营商环境,扰乱了金融秩序,让一众企业家陷入绝境,可谓罪行累累,罄竹难书;依法应严厉斩断这只黑手。而那些为其站台、为其背书、为其撑伞,枉法裁判的问题官员更应严肃追责问责。

网站首页 普通话 司法考试 教师资格 人力资源 心理咨询 导游资格